游戏 > 「为什么上不了千禧彩票」明诗辑录:高洁凭流水,唯向云间瞻——品读陈子龙及其诗词
「为什么上不了千禧彩票」明诗辑录:高洁凭流水,唯向云间瞻——品读陈子龙及其诗词
2020-01-11 16:45:59 点击数:4429
【字体:

「为什么上不了千禧彩票」明诗辑录:高洁凭流水,唯向云间瞻——品读陈子龙及其诗词

为什么上不了千禧彩票,提起陈子龙,大家第一反应大约会想到柳如是,才子与佳人,这是一段美好却又令人惋惜的故事(见陈寅恪《柳如是别传》)。

陈子龙(1608-1647年),初名陈介,字人中,改字卧子,南直隶松江华亭(今上海市松江区)著名学者,明末诗词大家,被世人称为明代词宗、明诗殿军,云间诗派首席,是明末复古文学运动的倡导者和代表人物,引导了明末文坛的发展趋向。

柳如是,秦淮八艳之首,本名杨爱,字如是,又称河东君,琴棋书画皆精,是名动天下的才女。

关于这两人,一说陈子龙曾英雄救美。事源于柳如是的一追求者,因其母不允许其子与柳如是交往,告至官府,斥如是为“有伤风化”的“流妓”,要将其驱逐。

陈子龙闻讯挺身而出,亲至衙门,向知府陈诉柳如是陈继儒女弟子,并告知柳是他们请来的贵客,遂化解了这场风波。柳如是被深深感动。

另一说柳如是十分仰慕陈子龙,曾从盛泽至松江一路追随屡以刺谒,并自称女弟。陈子龙却并未动心。《大明律》有:“文武官吏,有娶乐人为妻妾者,杖六十,并离异”,又“流娼,虽非乐人,官吏娶者,与此条同拟”。这个法规,估计陈子龙也不敢轻易逾越。

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两人是有交往的,风华绝代的柳如是为陈子龙带来了无限的灵感以及诗中别样的滋味。崇祯十一年,陈子龙为柳如是诗集《戊寅草》做序,并为其写下了一首“长相思”:

美人昔在春风前,娇花欲语含轻烟。欢倚细腰倚绣枕,愁任素手送哀弦。

美人今在秋风里,碧云迢迢隔江水。写尽红霞不肯传,紫鳞亦妒婵娟子。

劝君莫向梦中行,海天崎岖最不平。纵使乘风到玉亭,琼楼群仙口语轻。

别时余香在君袖,香若有情尚依旧。但令君心识故人,绮窗何必长相守。

这首诗描写了对往昔的美好的回忆,虽然不能再绮窗厮守,但彼此心中都还为故人留有一席之地。所做哀而不伤,更多的是坦然面对无奈之后的平和。

《念奴娇 春雪咏兰》

问天何意,到春深、千里龙山飞雪?解佩凌波人不见,漫说芷珠宫阙。

楚殿烟微,湘潭月冷,料得都攀折。嫣然幽谷,只愁又听啼鴃。

当日九畹光风,数茎清露,纤手分花叶。曾在多情怀袖里,一缕同心千结。

玉腕香销,云鬟雾掩,空赠金跳脱。洛滨江上,寻芳再望佳节。

从这首词里不难看出作者的缠绵惋恻。而他模仿《诗经》所写的《上邪》,则表达了自己对友情的忠诚。

上邪,自托与君相知,妒人之子当知之。流言罔极,阴阳可移。左有佞伯,右有馋姬。黄金如山甘如饴,不敢与君相疑。

陈子龙早期诗词尚齐梁之风华,被指“伤绮”,他自我解嘲:“吾等方少年,绮罗香泽之态,绸缪婉恋之情,当不能免。若芳心花梦不于斗词游戏时发露而倾泻之,则短长诸调与近体相混,才人之致不得尽展,必至滥觞于格律之间”。

天仙子

十二画屏围楚岫,一缕水沉携满袖。小桃纤甲印流霞,听玉漏,人归后,两点横波微晕透。

豆蔻梢头春雨瘦,云腻暖金灯下溜。镜台斜背解罗衣,芙蓉绣,丁香扣,宝袜酥温红影皱。

但是到了后期,陈子龙的诗词风格渐趋保守,并提出了“华而不靡”的诗论。他提到:“汉魏尚质,当求其文。晋宋尚文,当求其质。况声律既兴,虚实细大,尤为巧构。必使体能载饰,绘能称素,沉而能扬,浑而益密,斯则彬彬”。

他提倡文以载道,诗词的文与质兼容并茂,艺术修饰必不可少的,但又不能喧宾夺主,只有思想内容典雅纯正,再加上文采的衬托渲染,才能到达“文质齐驱,内外一致”。

遇桐城方密之于湖上,归复相访,赠之以诗

仙才寂寞两悠悠,文苑荒凉尽古丘。汉体昔年称北地,楚风今日满南州。

可成雅乐张瑶海?且剩微辞戏玉楼。颇厌人间枯槁句,裁云剪月画三秋。

崇祯二年,夏允彝、杜麟征二人在松江组织“几社”。 “几者,绝学有再兴之几,而得知几其神之义也”。陈子龙“甫弱冠,闻是举也,奋然来归。诸君子以年少讶之,乃其才学则已精通经史,落纸惊人,遂成六子之数”,世称“几社六子”。

松江几社的诗词土壤孕育了云间派——云间派是云间诗派和云间词派的统称。云间派主要人物都擅长诗、词、文。陈子龙成为云间派首席领袖。

易水歌

赵北燕南之古道,水流汤汤沙浩浩。送君迢遥西入秦,天风萧条吹白草。

车骑衣冠满路旁,骊驹一唱心茫茫。手持玉觞不能饮,羽声飒沓飞清霜。

白虹照天光未灭,七尺屏风袖将绝。督亢图中不杀人,咸阳殿上空流血。

可怜六合归一家,美人钟鼓如云霞。庆卿成尘渐离死,异日还逢博浪沙。

崇祯十年,陈子龙中进士,论功擢兵科给事中,明亡,南明弘光政权在南京建立,陈子龙继而任兵科给事中。在沧海桑田的时代变化中,陈子龙的诗词多激烈悲壮之声。

这首“易水歌”,应该是陈子龙送友人入秦地平寇而作。明末以李自成为首的流寇,从陕西开始蜂拥而起,崇祯朝多次派军去平叛,却是此消彼长,更兼关外满清的不时骚扰,朝廷已是穷于应付。而此刻送别的心情,有如送当年的荆轲,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,没有对于凯旋的期许,却有着无尽的悲凉。

秋日杂感(之一)

行吟坐啸独悲秋,海雾江云引暮愁。不信有天常似醉,最怜无地可埋忧。

荒荒葵井多新鬼,寂寂瓜田识故侯。见说五湖供饮马,沧浪何处着渔舟。

陈子龙的作品,“感于哀乐,缘事而发”。时际沧桑,国破山河尤在,却是新鬼旧鬼。无以安身立命的明朝遗民面对苍茫大地,也只能长歌当哭。

唐多令·寒食

时闻先朝陵寝,有不忍言者。

碧草带芳林,寒塘涨水深。五更风雨断遥岑。雨下飞花花上泪,吹不去,两难禁。

双缕绣盘金,平沙油壁侵。宫人斜外柳阴阴。回首西陵松柏路,肠断也,结同心。

作为明朝的故臣,陈子龙是抱定了不与新朝合作的态度,并且他一直寻找机会参与到反清的义军中去,只是当时年迈的祖母尚在,他只能避地泖滨。而他在词中却表达了对抗清事业的坚定决心。

秋日杂感(之三)

万木凋伤叹式微,何人犹与赋《无衣》?繁箱皓月阴虫切,画角清笳旅雁稀。

阮籍哭时途路尽,梁鸿归去姓名非。南方尚有招魂地,日暮长歌学采薇。

《诗经.秦风》有诗: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,表达了战士们团结一心共同抗敌的情怀。陈子龙矢志守节,并与抗清志士一同奋战到底,虽然知道抗清义军力单势薄,纵然自己再努力,明朝也已无力回天,最后只能避守南方草野,像孤竹君二子那样饿死也不事清。

大厦已倾,悲秋之声中穷途末路,诗人感时叹世的呜咽声中,却另有一份高壮劲伟,铿锵顿挫的音律与凝练苍劲的词语中,我们看到的是陈子龙深沉博大的情思与慷慨激昂的风骨。

说到风骨,不能不提他年轻时干的一件事:天启年间,权势熏天的魏忠贤把持着朝政,大家都忙着猛拍马屁并为其建生祠,陈子龙却做了个草人,写上了魏忠贤的名字,拿他当靶子练习射箭。此举真可谓是惊天动地。

《九日登一览楼》

危楼樽酒赋蒹葭,南望潇湘水一涯。云麓半涵青海雾,岸枫遥映赤城霞。

双飞日月驱神骏,半缺河山待女娲。学就屠龙空束手,剑锋腾踏绕霜花。

这首诗写于改朝换代后的顺治二年,但诗人并没有消沉绝望,他以工稳凝练的语言,铿锵雄壮的韵律,表达了意欲以屠龙刀、霜花剑直插向敌人的决心,全诗竣厉威严,字里行间满是振奋高亢、威武不屈的气势。

陈子龙曾召集义军抗击清兵,最后松江城陷,他隐姓埋名入嘉善县陶庄水月庵,托为禅僧,取名信衷,字瓢粟,号颍川明逸,在此完成自撰《年谱》。

弘光元年六月,鲁王朱以海监国于绍兴。闰六月,唐王朱聿键称号于福州。鲁王命陈子龙为兵部尚书,节制七省军漕,唐王授其兵部左侍郎、左都御史。

抗清事败,陈子龙被捕,面对酷刑他“植立不屈,神色不变”。陈锦问他为何官?曰:“我崇祯朝兵科给事中也”。又问:“何不剃发”?曰:“吾惟留此发,以见先帝于地下也”。又问,陈子龙凛然挺立,拒不回答。

五月十三日,陈子龙被押往南京,在途中经松江境内跨塘桥时,他乘守者不备,投水殉国,捞起时已经气绝,清军还残暴地将其凌迟斩首,弃尸水中。时年四十岁。

紫玉歌

红脂染霜襞秋波,吴山惨黛覆双蛾。玉肌半蚀土花碧,香魂不死红女萝。

逢君华姿倾妾意,没命黄垆诚所志。双环脱指赠君心,墓门血碧杜鹃泪。

昔日吴宫美晓妆,春云刷翠蟾蜍香。今来泉下伴狐火,玉钗烟冷娇不锁。

高岗有鸟名凤凰,双双丹羽辉朝阳。今日重逢青琼枝,夜台哕哕同翱翔。

生前最苦死别离,死后尤伤生相思。馆娃宫里歌舞人,几度红绡鹧鸪云。

何似华山畿下魂,不洒湘妃江竹痕。

诗坛领袖王士禛(与朱彝尊并称“南朱北王”)在《香祖笔记》中评价子龙的诗:“沉雄瑰丽,近代作者未见其比,殆冠古之才。”吴伟业在《梅村诗话》中评价陈子龙:“卧子(陈子龙)负旷世逸才……。其四六跨徐、庾,论策视二苏,诗特高华雄浑,睥睨一世。……当是时,几社名闻天下。卧子眼光奕奕,意气笼罩千人,见者莫不辟易。登临赠答,淋漓慷慨,虽百世后犹想见其人也。”

二十世纪词学大师龙榆生评:“词学衰于明代,至子龙出,宗风大振,遂开三百年来词学中兴之盛”。又:“卧子英年殉国,大节凛然,而所作词婉丽绵密,韵格在淮海、漱玉间,尤为当行本色,此亦事之难解者。诗人比兴之义,固不以叫嚣怒骂为能表壮节,而感染之深,原别有所在也”。

著名学者钱钟书先生在《谈艺录》中有过中肯评价:“陈卧子大才健笔,足殿明诗而无愧,又丁百六阳九之会,天意昌诗,宜若可以悲壮苍凉,上继简斋、遗山之学杜”。

《中国古代文学通论 明代卷》评价:“陈子龙、夏完淳、孙承宗、张煌言等人构成的英烈词人群体,其中成就最大而且足为明词生色的是陈子龙”。

作者:轻飏,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。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:少读红楼,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。

槐树资讯